宁夏银行董事长行长生变 盈利能力下滑存忧

136k8.com凯发

2018-10-10

  时代周报记者罗仙仙发自深圳来源:时代周报  近期,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委员会对新一批干部任前安排进行公告,其中对宁夏银行董事长与行长同时进行了提名。

公告显示,现任宁夏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居光华,拟任宁夏银行党委书记,提名为董事长人选;现任宁夏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沙建平,拟提名为宁夏银行行长人选。   公开资料显示,宁夏银行成立于1998年10月,前身是银川市商业银行,是由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两级政府及企业入股组建的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也是宁夏地区系统性重要银行。 在宁夏银行的官网上,其现任道月泓董事长、赵其宏行长在8月2日曾赴吴忠市考察。

  “现在城商行、农商行,董事长和行长大多由地区政府、省联社直接提名、任命,或者说委派,控制性很强。 ”一位不愿具名的银行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去年只有常熟银行在尝试否决了省联社委派的行长上有所行动。 ”据了解,江苏省联社以委派行长提名等方式,实质性介入辖下至少4家上市农商行的高管决选,去年5月在常熟银行的第六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两名由省联社空降指派、委派该行行长提名的副行长人选被9名董事联袂否决。   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宁夏银行公开的董事会办公室电话,均无人接听,向其董事会秘书邮箱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仍未获回复。

  高层变动  据宁夏银行2017年年报,其股权结构分散,个人股股东2236户,法人股股东77户,其中宁夏财政厅以%的持股比例为第一大股东,新华联控股、宁夏兴俊实业集团、浙江海亮股份、宁夏电力投资集团、银川市财政厅分别位列第二至六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其余股东持股比例均不到5%。 此外,宁夏财政厅还计划以5元/股增持宁夏银行9000万股,若完成其持股占比增至%。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宁夏银行现任董事长道月泓2015年2月被提名,当年3月正式起任,至目前已任职3年。

在道月泓之前,宁夏银行董事长由路芳担任,任职时间同样为3年。   而现任宁夏银行行长赵其宏,在历任中国城乡建设发展总公司副总经理、宁夏银行副行长等职后,于2013年8月起任宁夏银行党委副书记、行长,至目前已有5年。 从公开资料可知,道月泓目前57岁,赵其宏53岁,但在上述干部任前公示中并未披露两人下一步去向。   从其年报数据来看,2014年末至2017年末的三年间,宁夏银行区域布局速度加快,分支机构在2014年末为57家,至2017年末增加31家至88家,包括西安、天津2家外地分行、3家区内分行、1家总行营业部和2家小企业信贷中心,并发起设立隆德六盘山村镇银行;同处宁夏地区的另一家城商行石嘴山银行,在同期仅新设分支机构23家增至63家。

  同时,宁夏银行的资产总额在2014年末突破千亿,为亿元,在2017年末增至亿元,四年累计增长近40%;而石嘴山银行在2014年末资产总额仅为349亿元,至2017年末全行资产总额增至亿元,无论是增长规模抑或增速都无法与前者相比较。

公开资料显示,宁夏银行在2017年末资产与负债均列宁夏全区金融机构第一位。

在道月泓与赵其宏任职期间,宁夏银行的发展表现可圈可点。

  在上述任前公告中,宁夏银行两位高管居光华、沙建平分别被提名为宁夏银行董事长和行长人选,目前两人职务相同,皆为宁夏银行党委委员、副行长,任职时间分别为2009年4月、2013年3月。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2017年末,居光华与沙建平分别持有该行35万股、万股股份。

  公开信息显示,居光华1962年出生,历任中国工商银行宁夏区分行工商信贷处处长、银川市商业银行信贷管理部总经理、宁夏银行行长助理等职务;沙建平1963年12月出生,历任固原地区中心支行副行长,固原分行行长、银川市商业银行办公室主任、宁夏银行总稽核、首席风险官等职务,并在2017年以分管财务的副行长一职参与2017年年报的审计。   值得一提的还有,今年7月初,宁夏银行第二大股东—新华联控股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转让所持全部宁夏银行%股权,转让底价为亿元。

在宁夏银行2017年年报中,新华联控股占宁夏银行一席董事会席位,委派新华联集团高级副总裁兼金融事业部总裁张皓若出任董事。   在北交所的公告中,新华联控股表示:“在不变更条件的情况下无限延长,直到征集到意向受让方。

”这意味着,在未来时间内,宁夏银行的股权结构与董事席位仍将处于不稳定阶段。   盈利能力三年连降  银监会网站的数据显示,2016年12月末商业银行总资产、总负债整体同比增速分别为%、%,2017年12月末同比增速分别降至%、%,到了2018年7月末增幅进一步下降至%、%。 宁夏银行作为目前我国134家城商行中一员,在增速下滑的趋势中并没有幸免。   宁夏银行在2016年末实现营收亿元,较2015年末的亿元同比下滑%,实现净利润亿元,较2015年末的亿元同比增长%;时至2017年营收持续下滑,净利润增速由正转负,2017年末实现营收与净利润分别为亿元、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

在宁夏银行近期发布的2018年二级资本债券募集书中,对上述净利润的下滑解释为“利息支出与资产减值损失增加所致”。

  宁夏银行的资产收益率在2015年至2017年末分别为%、%、%,同期的资本收益率分别为%、%和%。 可见,该行的盈利能力已连续三年处于下滑状态。   中诚信国际出具的债券跟踪评级报告还指出:“宁夏银行主要经营区域经济总量相对较小,对该行业务发展形成一定制约。 ”据了解,2017年宁夏全区人均生产总值约为万元,全区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万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万元,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而宁夏银行以经营传统存贷款业务为主,利息收入为其收入主要来源,从宁夏银行的贷款地区分布情况便可看出其对宁夏地区的依赖程度。 在2017年末,宁夏地区的贷款额占全部贷款额的%,较2016年的%提升了个百分点。

同时不良贷款地域分布也集中于此,宁夏区各分支机构不良余额占全行不良贷款总额的%。 在2015年至2017年,其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亿元、亿元和亿元,不良贷款率同样不断攀升,从2015年末的%增至了2017年末的%。

  值得一提的还有,宁夏银行在2009年与2011年先后在西安和天津开设分行,官网称“跨区域经营战略进一步推进”。 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城商行中实现跨省份经营的约有20家,仅占城商行总数的两成不到。

  但宁夏银行在省外分行发展并不尽如人意,西安分行和天津分行在2017年末的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亿元和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和%,同比分别上升和下降个百分点。

其中,宁夏银行在2017年针对天津分行因前期涉及钢贸所产生的不良贷款进行了集中处理,共打包出售超9亿元。 上述中诚信国际的评级报告对此表示:“跨区经营后,总行部门对分行的管控能力有待增强,异地分行资产质量有待进-步改善。

”  年报显示,宁夏银行在资本充足率的相关指标同样徘徊在监管标准的及格线附近。 截至2017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为%,较上年末提升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较上年末均下降个百分点。

(责任编辑:华青剑)。